德国卫生部长关于新冠观点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2-11-23

德国卫生部长卡尔·劳特巴赫11月22日发推称:“现在德国超高的超额死亡率(+19%)原因尚未最终查明,但很明显,目前德国每周大约有 1000 人死于新冠病毒,这是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感染过冠状病毒的人的死亡率也会增加,放松(疫情控制措施)对此无济于事。”现在西方媒体开始以“德国卫生部长公开承认德国目前19%的超额死亡率虽未最终查明、但与新冠有关,并反对放松措施”为题报道德国卫生部长卡尔·劳特巴赫的公开表态。

——(Reasons for the "now high excess mortality" in Germany have not been "finally clarified," says health minister Lauterbach."It seems clear that the high number of corona deaths, currently around 1000/week, contributes. Mortality of those who have had corona infection is also increased," Lauterbach adds and opposes a relaxation of measures.)

每天都能看到人类社会展示新的仰卧起坐姿势。德国8,300万人口34,766张ICU(24999固定+9767紧急),我国14亿人口64,000张ICU,看看德国的超死率,再看看我们的数据,对比一下中德医疗资源的差距……

根据《nature human behaviour》发表的一篇论文显示,COVID-19 大流行引发死亡率空前上升,导致全球预期寿命下降,只有少数例外。研究结果显示2021 年秋冬期间 60 岁以上和 60 岁以下人群的预期寿命赤字与各国接种疫苗的措施呈负相关。与 2020 年相比,2021 年超额死亡率的年龄分布更年轻,80 岁以下年龄组对预期寿命损失的贡献更大。然而,即使在 2021 年,登记的 COVID-19 死亡人数仍然占预期寿命损失的大部分。在所有国家/地区,2021 年的预期寿命在大流行前趋势的延续下低于预期。保加利亚、智利、克罗地亚、捷克共和国、爱沙尼亚、德国、希腊、匈牙利、立陶宛、波兰和斯洛伐克在 2021 年的预期寿命赤字远高于 2020 年,表明在大流行期间死亡率负担不断恶化。在美国,大流行加剧了先前存在的中年死亡率危机。从 2020 年和 2021 年 60 岁以下死亡率增加对预期寿命损失的强烈贡献中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一点。由于这些年龄段的非 COVID 死亡率也有所增加,这可能被解释为工作中先前存在的死亡率危机的持续和恶化。由于60岁以下人口的死亡率上升,美国是调查的国家中唯一一个预期寿命持续下降的国家,下降幅度在统计的29个国家中排第三,美国人2021年的预期寿命比2019年下降了2.26岁。